廣州專業公司顧問企業風險防控律師
法律咨詢熱線:18926182616
當前位置: 首頁 > 律師文集 > 改制重組

用理性的眼光審視國企改制

發布時間:2018年3月23日  來源: 廣州專業公司顧問企業風險防控律師     http://www.yhkbyw.tw/

如果說國有企業是計劃經濟的核心和堡壘的話,那么當下中國正在如火如荼進行著的國企改制,則無疑是一場改革的攻堅戰。它不僅事關成千上萬國企職工的切身利益,而且極有可能最終決定中國改革的進程和走向。因而,國企改制目前已為職工、官員和學者等社會各階層所關注。
  
  我以為,同中國的任何一場改革一樣,國企改制也是被逼出來的。正是公有制徹底地走入死胡同,才逼出了今天的國企改制。無論是計劃經濟年代人們的共同貧窮,還是改革開放年代腐敗的猖獗和貧富的分化,都已充分證明了公有制不僅是最沒有效率的,而且也是最有損公平的。也就是說,無論從經濟學的效率原則而言,還是從政治學的公平原則而言,公有制在中國都已徹底失去了存在的理由。以私有化為核心的國企改制,正是從實踐上對公有制的徹底否定。當前的國企改制則順應了歷史發展的進步方向,體現了中共的與時俱進。
  
  當然,隨著國企改制的逐步推進,非難之聲亦是此起彼伏。目前,對國企改制的非難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一是對國企職工的補償不合理問題;二是腐敗問題,如改制過程中發生內外勾結,國有資產被低估賤賣等行為。應該承認,這些問題不僅在國企改制中存在,而且是普遍性地存在。但是,我們不應該因這些問題的出現而否定國企改制,甚至阻止或延緩國企改制的進程。企望給職工以合理補償以及改制中杜絕腐敗現象的出現,那其實是一種理想狀態。這種理想狀態在現實中不可能出現,在法制不健全、且缺乏完善監督機制的現實中尤其不可能出現。任何改革不可能在完美中展開,改革永遠是一種充滿缺憾的進步。改革,只能在事先給定的約束條件下進行。如果人們不是從理性而僅從道德的維度去評判國企改制,那不僅對中國目前的改革無甚意義,甚至還有可能好心辦壞事。因為,一旦改制被延緩,國企以及國企職工的境遇就極有可能愈發不堪。存在于中國知識分子身上的理想主義和完美主義的痼疾,我們不應該重犯。
  
  其實,即使從道德的角度來看,國企改制也并非毫無亮點。比如,在對國企職工的補償問題上,我的一位朋友就給我講述了改制是怎樣給他的全家帶來利益的。我這位朋友的一個弟弟和妹妹均在國企工作,但他們所供職的國企七、八年前就停產,早處于癱瘓狀態。他們下崗后自謀出路,從事小本生意,因投入不足,生意一直難有起色。但去年他們的企業進行了改制,企業的廠房和土地變賣給私人后,他們獲得了二到三萬元的人民幣補償。盡管這一補償數對有二十余年工齡的職工來說,可能太低、甚至不合理,但他們畢竟比沒有得到這筆補償要好,他們用這筆錢投入到他們的生意之中,生意竟有了起色。我這位朋友還向我說起,他生活的那個縣城,職工對企業改制大多能夠保持平和的心態。因為他們下崗較早,很多都成了個體工商戶,計劃經濟體制下養成的那種對國家和企業的依賴感早已割斷。后來,我也逐漸感覺到,很多職工、尤其是大城市和大企業的職工,他們之所以對企業改制頗多怨言,不僅僅是因為補償不合理;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計劃經濟體制下養成的對公有制和大鍋飯的依賴感,使他們沒有信心單打獨斗地走向市場。當然,工人在改制過程中為爭取合理的補償而在法律范圍內展開的維權斗爭,應該給予充分地肯定。至于國企改制中出現的侵吞國有資產等腐敗現象,我看當下的體制很難找到根絕的藥方。國企改制中的腐敗,固然使改制蒙上了不道德的色彩,但因此拒絕進行國企改制,可能就是因噎廢食了。
  
  曾經有學者指出,中國以私有化為核心的國企改制比蘇東的“休克療法”還要激進(秦暉:《中國轉軌之路的前景》,《戰略與管理》2003年第1期)。言下之意,中國的轉軌之路比蘇東更不公平。過多地談論道德范疇內的公平,其結果導致的恰恰可能是更不公平。一切左傾意識形態,就無不是以公平作為其邏輯的出發點,其不公平的結果已是眾所周知。其實,只要是對公有制的消解,任何方案都是可取的和及時的,無所謂激進不激進。中國以市場為導向的改革,畢竟進行了四分之一個世紀,改革的時機不容再有耽擱。無效率、滋生腐敗的國企,是該到了退出歷史舞臺的時候了。我相信,這場國企改制的意義、尤其是對政治體制所產生的意義,若干年后將會凸現。


首頁| 律師介紹| 專長領域| 法律文集| 相冊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詢|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廣州專業公司顧問企業風險防控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8926182616  技術支持: 大律師網
456梭哈技巧